• (上海市浦东新区上钢三村45号甲A125室) 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双七路国轩假日1801室

13641665232

累计亏损逾14亿港元 欢喜传媒押宝名导演

累计亏损逾14亿港元 欢喜传媒押宝名导演MSTX PAIPAISHOW16May

与欢喜传媒(1003.HK)掌门人董平的那句“不能把锅烧开了再满世界去找米”一样,其推出的“导演合伙人制”也为业内所熟知。

近日,欢喜传媒以1.5亿股股票加上1亿元运营资金的条件签约第七位导演股东张艺谋,获得有权独家投资张艺谋今后6至10年执导的3部网剧(其中一部可改为电影项目),还将获授网剧其他衍生权利。欢喜传媒也成为国内坐拥最多明星导演股东的媒体及娱乐类上市公司。

“对于导演这类稀缺资源的储备正是公司专注文娱产业理念的体现。文娱产业竞争的本质仍是内容的较量。”欢喜传媒内部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之际否定了外界所说的“不惜血本”绑定名导演等说辞,并强调,“公司的投资均是基于强化主业的核心竞争力及本着对投资者负责任的态度所做的理性决策。”

成立仅三年、亏损额逾14亿港元的欢喜传媒,又将为流媒体和娱乐产业带来哪些改变?

双线作战

欢喜传媒前身为21控股有限公司,由董平、徐峥、宁浩等人组成的财团在2015年以6.81亿港元联合入股,之后更名为欢喜传媒。其近三年间,通过配股的方式先后引入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为股东导演,分别持有公司扩大后已发行股份的3.92%、5.66%、2.71%、5.06%。同时,其与贾樟柯、文隽、王小帅、李扬、陈大明等导演建立了合作关系。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欢喜传媒与所绑定的导演大多有不短于六年的初始合作期限。尽管其所选择的导演擅长电影制作,但欢喜传媒与其合作并不限于电影范畴,还延展至网络系列影视剧。诸如,欢喜传媒握有王家卫和陈可辛的网络影视剧的独家或优先投资权等。

欢喜传媒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之际也表示:“精品电影和高端精品网络系列影视剧属于公司比较看好的方向。”

具体到网络系列影视剧方面来看,欢喜传媒的布局逻辑在华南某中型券商机构传媒板块刘姓分析师看来也有较强的自主性,“欢喜传媒意识到流媒体与内容结合的潜力,它不依托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等视频网站,选择自建线上播放平台的方式,运营独家版权的精品剧来构筑竞争性壁垒。”

欢喜传媒的自建线上播放平台为“欢喜首映”。该平台被定位于欢喜传媒视频业务在移动端的延伸,主打精选电影和全会员制,强调品质和独家。

欢喜传媒这种在网络精品电影和高端精品网络影视剧上双线作战的模式在深圳乐影文创工作室创办人文欣看来,“既是顺应行业发展的时宜之举,更是折中的审慎性布局。”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电影总票房继相隔两年后再次实现两位数增长,但13.50%的同比增幅也宣告了国内电影市场告别了十余年来40%左右的高增长。“院线电影已触及天花板,转而被快速分流至线上视频平台,也带动了网络影视剧、网络大电影等线上视频快速崛起。”上述刘姓分析师直言,视频网站、移动APP等流媒体跟内容结合的市场,蕴藏着更大的商业价值。

另据第三方研究机构艾瑞的《2017年度数据发布集合报告》显示,中国线上视频平台市场规模2017年同比增长约48.50%,其中网剧增幅位列首位。而国家广电总局的《2017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显示,付费剧的播放量占据同期线上网剧总播放量的九成以上,用户付费意愿强烈且消费场景成熟。“将名导演IP收至旗下,即便线下影院等收入不及预期,借助线上网剧的独家版权、线上大电影的播放等也可对冲投资不确定性风险。”上述刘姓分析师续称,双线作战实为确保业绩的保守举措。

值得注意的是,欢喜传媒在内容投入和平台搭建发力之际,其业绩表现难言乐观。据历年财报显示,欢喜传媒在2015~2017年亏损额分别为0.93亿港元、12.54亿港元、0.95亿港元,累计亏损约14.42亿港元。业内认为,这与欢喜传媒掷资绑定导演股东的大额支出直接相关。

又一个资本局?

欢喜传媒的布局路径之所以能引起外部注意,与其掌舵人董平或有直接关系。

董平拒绝被贴上“民营影视大佬”或者中国民营电影“教父”等称号,也拒绝被称作资本高手,他将自己定位为“文化商人”,他说:“我的目的就是将文化和资本结合。”但不可否认的是,董平的确擅长资本运作。

公开资料显示,董平于1996年创立北京华亿影视,这也是中国第一批进入电影投资领域的民营企业。其二十余年的文化产业资本征程首个高点在2003年。彼时,央企保利集团旗下保利文化以0.612亿元取得华亿影视近半股权,这也是当时国内最大的文化产业并购案,北大华亿影视由此更名为保利华亿。

(上海市浦东新区上钢三村45号甲A125室)
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双七路国轩假日1801室

13641665232